貝琪梨 旅行藝創空間

凍卵,替自己保一個「生殖保險」

前言

我是個非常喜歡買保險的人,因為覺得人世間自己無法掌控和預料的事情太多了,每當病患或家屬脫口說出,醫生妳保證回家的話不會再中風嗎?回家的話膽結石不會再掉下來堵住嗎?之類的話,內心不禁訕笑地想回答:這種保證很像要你保證你未來十年出門走路都不會跌倒一樣可笑,除非你十年都不走路,啊,事實上不走路臥床的人也還是可以跌倒呢!(笑) 
提到保險一事,是因為去年以前我從未想過要有小孩,直到近幾年越來越認識自己,亦越來越確定自己這輩子不會認真地結婚,不過在感情上遇到一些意外,突發事件讓我領悟到,過去覺得不可能的對象、不可能的事情還是會發生,而讓事情發生的,正是以前未料到會改變的自己,為了預防未來的自己想法改變想要小孩,等到當時卻已來不及凍卵,於是我一有想法,立刻去掛婦產科生殖中心的門診,安排凍卵手術,因為我真的無法得知多年後的自己會變得怎麼樣,反正死掉的時候錢還沒花掉也甚是可惜。
以下是單純經驗分享,儘管身為急診醫師,平常便會需要處理進行不孕療程發生併發症的病患,但是對於不孕治療選擇使用賀爾蒙藥物的詳細療程配方和過程,是不熟悉的,自己接受諮詢療程後,才發現凍卵、試管嬰兒的藥物選擇,因「人」而異,這個「人」不僅是病人,也指的是醫師,同樣一位女性,在某個時間點去凍卵,不同的醫師根據病人的經濟能力、施打藥物的耐受性和配合度、原本是否有其他婦科或內科疾病等等,會調出不同的配方,經歷幾次取卵後,個人認為這真的是一門治療的藝術啊。(雖然我想大多數的病人不會在意藝術不藝術,只要自己生得出健康的孩子就好了。)
溝通在不孕生殖的治療過程當中,佔極為重要的角色,不是醫師一廂情願地開處方即可,光是配合病人月經週期這件事,就有點麻煩,有些病人可能原本月經週期紊亂、或是像有置放治療用子宮內藥物投放系統(治療用子宮內塗藥避孕器),生理週期實在不是病人自己能夠辨識出哪一天是MC第一天,就必須先抽血驗E2、P4,來推估病人正在月經週期的哪個階段,先吃調經藥物,然後再算算配合病人可以請假、休假的日子,決定讓月經按照預期的日期來,再開始配合打針,預定手術取卵的日子。
進入正題前,來幾個名詞說明,首先人工生殖、試管嬰兒,分為凍卵取卵和受精胚胎植入,作者本篇只體驗到凍卵的部分,僅能分享凍卵相關經驗。想必搜尋到此文的讀者,一定閱讀過網路上其他醫師和接受療程者的文章,建議卵子衰退速度變不再贅述,如果經濟許可,在台灣的話,我會建議33~35歲進行凍卵,是個時間、花費、卵子品質綜合考量性價比較高的凍卵時間點,不過每個人可以根據自身的狀況作考量。
名詞說明:
GnRH agonist,Gonadotropin-releasing hormone agonist,合成的促性腺釋放激素促效劑,而自然存在人體的GnRH促性腺釋放激素,為下視丘分泌,能使黃體激素(LH,lutropin,Luteining hormone)釋放,也能使促濾泡激素(FSH,follitropin,Follicle stimulating hormone)釋放。
GnRH antagonist,促性腺釋放激素拮抗劑,預防以刺激排卵的女性過早達到黃體激素高峰(LH SURGE)。
人工生殖試管嬰兒施打的針劑主要有
讓濾泡長大的排卵針
抑制破卵的抑制針
使卵排出的破卵針
輔助著床後內膜的黃體素針劑
一般病患從進入療程開始,每天需要打一至兩針的排卵針,要想辦法讓卵巢「排卵」讓卵長多長大,又要抑制它讓它們不要自行破卵「排掉」。
不少接受療程的女性害怕打針,因此有長效型排卵針問世,藥效可長達一星期,打一針抵七天份的短效型排卵針,減少施打針劑的次數。
另外拮抗劑療程在近年來的使用也遠超過長療程,將抑制排卵的針劑縮減到只要後面幾天施打即可。
如果當次週期沒有要植入而選擇冷凍胚胎的話,就可選擇PPOS(progestin-primed ovarian stimulation)口服黃體素卵巢刺激療程,這是以口服黃體素來抑制排卵,所以連抑制針都免了,可以將施打針劑減到最少,這次因為此療程子宮內膜厚度增生不夠,若是想要當次取卵完直接該週期植入胚胎的人,就無法選擇。
以下稍微介紹各種療程:長療程、短療程、拮抗劑療程、口服黃體素療程。
以下治療療程以月經第14天取卵為例,實際依據個人有可能還要多打1~2天。

破卵針簡單分為兩類。
第一類是「性腺激素釋放素促進劑(GnRH agonist)」,市面上常見的如弟凱得(Decapeptyl®, Triptorelin)。 
第二類是「人類絨毛膜促性腺激素 hCG」,市面上常見如克得諾(Ovidrel®,rHCG 6500 IU),卵巢過度刺激併發症發生率較第一類稍高。
長療程會跨兩個月經週期,在取卵前一個月經週期第3-5天開始服用口服避孕藥、第21天開始使用GnRH agonist促性腺釋放激素促效劑,打Lupron針劑、Supremon噴鼻劑和其他口服藥。成效穩定,但是因為治療週期時間較長,過去二、三十年前的主流,現在越來越少人使用。
目前生殖市場上的主流主打月經週期來後,約兩週後可以取卵的短療程或拮抗劑療程。




前述凍卵療程藥物施打的療程配方因人而異,凍卵的實際花費也因此而異,拮抗劑療程的針劑果納芬450U,一支台大自費價為NT6000元(網路上有看到他院售價5700元,藥庫備藥成本不同有價差),實際上果納芬雖標示450U,根據經驗注射完兩次225U的劑量後,會發現玻璃藥劑裡還會剩餘約50U的殘劑,如果是有醫護背景或是經由學習可以無菌技術抽取藥劑的人,可以省下至少一支果納芬的錢(根據病人體重和療程施打天數劑量而定,若是注射量較多病人,開立的支數較多,可以抽取的殘劑數量較多,可能可以省下兩支一萬多元)。不過這也需要經過妳的生殖門診醫師的討論和同意,或許有些醫師會擔心病人操作上問題,抽取和施打到錯誤的劑量而希望病人購買按照標準計算出來的支數來施打。
這些針劑稍微麻煩的是,需要冷藏保存,但是不表示這要限制住妳的生活。
凍卵期間,不建議泡溫泉、游泳,於是我延後了魚式游泳的課程,但是仍可以在疫情期間一個人前往金門自助旅行,只需要一個保冰袋裝好出門所需施打的針劑支數,固定時間一到,兩分鐘內就可以打完針,還是可以正常地生活。

不過除了打針的不適以外,仍會有水腫、腹脹、胸部脹等副作用,就是不會流血的生理不適加強版!
以上的打針數,還不包括抽血檢驗雌激素E2、黃體素P4濃度、HIV和性傳染病篩檢、術前基本檢查和抽血,以及除了藥物本身可能引起的病發症,儘管比起開刀手術風險較低,凍卵手術本身仍是有麻醉風險,這些都是想要凍卵的人需要列入考慮。
去年兩次PPOS取卵費用含第一年保管費用NT8000元,共NT 154,819(平均一次NT 77409元)。
今年一次拮抗劑療程取卵費用含第一年保管費NT 88,102元。
為了卵數足夠,不凍則矣,一凍盡力為之的概念。
一般來說,35歲以下建議凍卵數10~15顆,35~38建議凍15~20顆,39~40歲建議凍卵數20~25顆,40歲以上建議凍25~30顆以上,不過重點在卵子的品質,45歲的卵子只有約11%染色體是正常,現在社會外表可以凍齡,卵子卻是老老實實地老化(這不就跟五代目火影綱手一樣嗎?lol)
凍卵期間,最痛苦的是我的姊姊們,每天被迫看我直播如何俐落地打針,她們從看著入針的畫面會「矮額、矮額」地叫,很鎮定地觀賞影片了。(笑)



把針劑用保冰袋攜帶搭飛機去金門玩,白天一樣Cosplay貝琪蛇丸到處玩,晚上時間到回民宿打針,繼續大蛇丸複製基因的研究。XD

如果您喜歡以上內容,歡迎關注我的社群

相關文章

Alaska2015-9195
Alaska2013-0057
Finland2014-9528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