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琪梨 旅行藝創空間

極光倒影的初遇-挪威特羅姆瑟

前言

這個複雜又奇怪的旅行路線,原本應該是從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出發,搭瑞典國鐵往北轉搭巴士,要前往北歐的極光之都挪威特羅姆瑟,從極圈內往東移動到芬蘭拉普蘭地區,再從芬蘭境內搭巴士往南到羅凡聶米住聖誕老公公村的飯店木屋,再南下到凱米搭破冰船,然後搭芬蘭國鐵到赫爾辛基,搭渡輪過波羅地海前往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最後搭臥鋪渡輪回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理當是一個順時針環狀的行程,不過因為抵達特羅姆瑟時,赫然發現第二週的氣象預報和極光預測和出國前查的完全不一樣,若是按照原來的計劃移動,在芬蘭極圈裡的日子既沒有極光也都在下雪,於是臨時利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將整個行程大改,為了保留無法退款的聖誕老公公村木屋住宿和凱米破冰船的預訂,最後取消了芬蘭國鐵臥舖火車、兩段波羅地海的跨國渡輪,增訂了三段機票(挪威->塔林、塔林->羅凡聶米、伊納里->斯德哥爾摩)來完成新的路線。 
旅行期間:
旅行成員:
挪威路線:
費用:


在瑞典跨完年,拜訪了半年前的救命恩人瑞典朋友Lena和Andreas家,搭乘瑞典國鐵的臥鋪突突向北,經過十二個鐘頭,穿越瑞典-挪威的國界,抵達鐵路線的終點-挪威的納維克,從這裡再轉搭五個鐘頭的長途巴士前往北歐的極光之都特羅姆瑟。


本身是座峽灣島的特羅姆瑟城,是挪威北極圈內最大的城市,搭乘本島這一側的纜車到頂部的眺望臺,可以俯瞰整座城市,連接峽灣島與本島之間的陸橋一端,坐落著醒目的三角立方建築,就是地標北極圈大教堂。


從峽灣島的市區有公車可以到對岸本島搭乘纜車,不過纜車站的入口不是非常醒目,如果冬季傍晚已天黑前往,需要仔細地看路標。


特羅姆瑟地標北極圈大教堂,內部裝潢簡約樸實。


特羅姆瑟圖書館,本身即為相當有特色的建築。


免不了吃吃喝喝,不過光是漢堡王一個套餐就要價台幣550元啊。

特羅姆瑟西南方車程一個小時有個名為索馬洛伊的小鎮,刻意選擇住宿在臨著北大西洋的四星度假村,自以為倘若有極光出現的晴朗夜晚,從渡假小木屋的陽台移步幾尺便能拍攝極光。

被沙灘、峽灣美景所包圍的渡假小屋,中午室外是零下十三度,室內則是溫暖的二十五度。

利用珍貴的短暫白晝來拍攝人像。

下午兩點,天光已呈現黃昏日落的景象了。

日落天黑後,開始等待極光。

原本以為臨著北大西洋海的度假村沒有光害,結果度假村裡頭充斥著各種人為光害。

天公不甚作美,極光被濃厚的雲籠罩,加上度假村小屋無數的光害,儘管如此,我拍下了人生中第一張慘淡的倒影極光照,仍是值得紀念的一刻。

爾後更加晴天霹靂的消息是,接下來一週的極光預測和天氣預報,竟然雙雙臨時變更,原定計劃是從特羅姆瑟直接穿越北極圈內挪威-芬蘭邊境,前往芬蘭的伊納里拍攝極光,未料一下子被打亂了整個安排。我的心就像那被蒙上烏雲的天際,盤算著已經訂好的芬蘭臥舖火車票、芬蘭-塔林和塔林-瑞典的跨國渡輪、芬蘭桑普號觀光破冰船、羅凡聶米聖誕老公公村旅館。

待在這外頭是挪威峽灣景緻的四星渡假屋,兩個人住一整棟雙層樓有大片落地窗的渡假小木屋,理當悠悠哉哉、舒舒服服地喝著香檳、看著閒書等極光才是,我卻苦透了腦,所幸這樣的煩惱沒有困擾我太久:「如果沒有嘗試盡力去做某些事情就放棄,我一定會後悔,如果已經努力試過去做卻沒有獲得預期的結果,我不會後悔。」心中閃過這樣的念頭時,當下決定那就調整一下行程吧!

接下來我花了三、四個小時,取消臥舖火車和渡輪,研究如何退票,加訂了三段歐陸內陸線機票,住宿取消原先訂房,重新訂房,將後面將近兩星期的行程重新完成,當了背包客十幾年,我想十年前的那個我應該辦不到吧。

如果您喜歡以上內容,歡迎關注我的社群

相關文章

Alaska2015-9195
Alaska2013-0057
Finland2014-9528
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