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琪梨 旅行藝創空間

三返芬蘭北極地:極光下的幸福

前言

這個複雜又奇怪的旅行路線,原本應該是從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出發,搭瑞典國鐵往北轉搭巴士,要前往北歐的極光之都挪威特羅姆瑟,從極圈內往東移動到芬蘭拉普蘭地區,再從芬蘭境內搭巴士往南到羅凡聶米住聖誕老公公村的飯店木屋,再南下到凱米搭破冰船,然後搭芬蘭國鐵到赫爾辛基,搭渡輪過波羅地海前往愛沙尼亞首都塔林,最後搭臥鋪渡輪回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理當是一個順時針環狀的行程,不過因為抵達特羅姆瑟時,赫然發現第二週的氣象預報和極光預測和出國前查的完全不一樣,若是按照原來的計劃移動,在芬蘭極圈裡的日子既沒有極光也都在下雪,於是臨時利用一個下午的時間,將整個行程大改,為了保留無法退款的聖誕老公公村木屋住宿和凱米破冰船的預訂,最後取消了芬蘭國鐵臥舖火車、兩段波羅地海的跨國渡輪,增訂了三段機票(挪威→塔林、塔林→羅凡聶米、伊納里→斯德哥爾摩)來完成新的路線。 

旅行期間:
旅行成員:
挪威路線:
費用:
匯率:

為了在極光活躍又天氣晴朗的日子回到芬蘭的北極圈內,把行程大更動之後,待在愛沙尼亞首都塔林的那三天,也如氣象預報預測那樣地陰雨綿綿,細雨中漫步,這個瀰漫中古世紀氛圍的古城,更顯得悽苦。

從塔林搭歐洲內陸航班回到芬蘭的羅凡聶米,晚上入住聖誕老公公村旅館木屋,由於這裡相當熱門,必須在一個月以前訂房,住宿包含從羅凡聶米機場到旅館的免費接駁。

小木屋雙人房要價一晚NT10900,另外有玻璃屋的房型。

羅凡聶米的聖誕老公公村的規模比起阿拉斯加的聖誕老公公之家大許多,很多的建築群組成,住在這裡旅館的好處是可以悠哉地逛到關門為止,慢慢地拍夜景,再直接走回住處。

這裡可以跟聖誕老公公合照,全年無休。

羅凡聶米聖誕公公村設有郵局,從這裡寄出的明信片與信件會蓋北極的戳章。

郵局裡面有好幾個牆面之多的各式明信片與卡片可以選購,還貼心地擺設桌椅讓遊客坐下來慢慢地寫明信片。

我和洽女孩參加從旅館訂的馴鹿雪橇看極光行程。

暗夜寒風中乘著雪橇幽幽前進沒有光害的森林裡,抵達紮營的地方,工作人員會升火烤香腸。不過這一晚很不幸地,跟我上一個冬天來芬蘭搭馴鹿雪橇那晚一樣是陰天,看不到極光,倒是烤香腸吃得很開心。

隔天預計前往羅凡聶米南邊車程約一個鐘頭的凱米搭乘觀光破冰船,從羅凡聶米郊區的聖誕老公公村出發,一路鬼打牆,首先遇到一向非常準時的公車竟然比表定時間晚了二十分鐘還沒出現,問了旅館櫃台的當地人都不知道為何公車沒來,而且表示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狀況,只好趕緊叫計程車前往羅凡聶米市中心的火車站。我們將大行李寄放在羅凡聶米火車站的寄物櫃。

搭一個小時的火車抵達凱米火車站,桑普號破冰船(Sampo Icebreaker)的接駁車理論上應該要出現在火車站前,從火車站到港口車程約十分鐘,等到已經接近發船的時間,接駁車還沒出現,於是在一切天時地利人和的奇蹟巧合下,我們搭上了對的計程車,司機正巧認識在破冰船上工作的員工,該名員工還剛好這天有上班而且有接電話!於是有史以來桑普號破冰船第一次延後發船,等我和洽女孩抵達才發船。(這段奇妙到很扯的故事,詳細請看《追逐,幻舞極光貝琪梨的追光紀事》第十一章

破冰船上會先參觀導覽各個艙室、部門如何運作。

抵達船長認為合適的地方,會讓遊客著裝,穿乾式防寒衣在冰海上漂浮。

破冰船行程回程時午後三點多的景致。

桑普號破冰船,返程的時候才有空在港口拍全貌照。

結束破冰船行程,從凱米搭火車回到羅凡聶米過一晚,隔天一早搭五個鐘頭的長途巴士前往伊納里,十三個月內我第三度來到這個北極圈以北三百公里的地方。

Kultahovi飯店不像Hotel Inari就位在巴士下車點的大馬路上,而是隱身在離主幹道外幾百公尺的地方,從巴士下車點走過去也不過四百公尺,只是若是在零下二十幾度深雪堆積的時候前來,卻得逆著冷冽的風走上二十五分鐘,儘管帶著包耳朵的毛帽,凍人的風無情地穿透切割耳朵。

落腳在伊納里,開啟了「白天出去玩、晚上回飯店吃好料、半夜等極光」的輪迴作息。

白天出去玩,報名參加小馬雪橇的行程,意外與十三個月前的同一匹小馬相遇。

晚上回飯店吃好料。

半夜等極光。(經常還是可能等嘸極光Orz

白天出去玩。

晚上回飯店吃好料。

晚上等極光。

風塵僕僕,又千里迢迢,刻意在晴朗的日子回到伊納里,為的是千辛萬苦扛著兩件禮服,希望能夠拍攝美麗的極光人像,皇天不負苦心爆肝人(泣)。

從伊納里飛經赫爾辛基轉機,到瑞典斯德哥爾摩,結束這趟充滿挑戰的夢幻極光之旅。

 

如果您喜歡以上內容,歡迎關注我的社群

相關文章

Alaska2015-9195
Alaska2013-0057
Finland2014-9528
購物車